拜读了毛主席的实践论和矛盾论,第一次系统地接触了辩证唯物论这一方法论,深感其强大与自然。综合我自己先前的所经所悟,提炼出认知派生这一观点。

从巴甫洛夫的狗铃实验[1],到上世纪50年代费斯汀格的认知失调理论[2],再到1971年津巴多教授主导的斯坦福监狱实验[3],这一系列打破预期的心理学生理学实验,一步一步揭示出,人们心理的作用形式,似乎并非大多数人所认为的那样。实际上,这看似重大的心理学发现,其实早在两个世纪前,便已被马克思,恩格斯等人从社会学角度提出,并完善成为理论。后经列宁,斯大林等人通过实践进行完善。传入国内后,被毛泽东所集大成,结合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发展成为唯物辩证法的毛泽东思想。这一论理的形成,源自于这些人对自己所观察到的社会现象以及自己基于论理所实践的社会运动的归纳总结。而这一论理,又指导了中国共产党建国,扎实地完成国内资本原始积累地奇迹。

辩证唯物论是一套自洽的方法论,它能够有效地指导我们生活实践,从实践中总结论理,再将论理运用于实践的过程。而这一循环的高效运转,正是人类进化出认知的终极意义。

结论

方法论是一种十分有效而重要的工具,它为人们提供了一套范式(习惯),帮助人们更有效地践行“社会实践->认识->论理->社会实践”这一模式。

参考文献

[1] 巴甫洛夫 - 维基百科
[2] 認知失調 - 维基百科
[3] 斯坦福监狱实验 - 维基百科

Last modification:March 23rd, 2020 at 01:07 a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